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玲珑博客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文明普世,健康大同!

 
 
 

日志

 
 

唐密传承  

2014-05-28 12:26:20|  分类: 唐密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教主

  第一节  大日如来

  唐密之教主为大日如来,梵名为摩诃(大)毗卢遮那(遍照)怛他揭多(如来),是密教最上最根本之佛。依一行祖师《大日经疏》,大日如来之名有三义:

  (1)除暗遍明义:谓世间日有方分,唯在昼光不烛夜;如来智慧日光则不如是,遍一切处作大照明,无昼夜内外之别。

  (2)众务成办义:谓日行阎浮提,一切卉木各得增长,世间众务因之得成;如来日光遍照法界,亦能开发众生善根,乃至世间出世间事业由之成办。

    (3)光无生灭义:谓重阴昏蔽、日轮隐没、亦非坏灭,猛风吹云、日光显照、亦非始生;佛心之日亦复如是,虽为无明重云之所覆障而无所减,究竟实相圆明无际而无所增。

  因有此三义,故世间之日不可为喻,但取其少分相似故,加以大名,曰摩诃毗卢遮那。

 

  第二节  大日如来法像

  一般所见的大日如来像为坐姿,系以璎珞、臂钏、腕钏、宝冠等装饰物庄严其身。

  金刚界、胎藏界两部曼荼罗皆以大日如来为主尊,金刚界表智,以大日表智法身,住八叶莲华之中台;胎藏界表理,以大日表理法身,住五大月轮之中央。理智虽然二分,但理智二法身毕竟不离,即以理智不二为大日如来之体。

  又金刚界大日为金刚界九会中除理趣会以外的中尊,位于五佛中央,现菩萨形,身呈白色,结智拳印,顶戴五佛宝冠,结跏趺坐于狮子座(或坐于宝莲华座),密号遍照金刚,种子为“鍐”(vam!),三昧耶形为萃都婆。胎藏界大日位于中台八叶院中央,亦现菩萨形,身呈黄金色,着白缯,住法界定印,头亦戴五佛宝冠,坐于中央的宝莲华座,密号与金刚界大日相同,种子为“阿”(a),三昧耶形为萃都婆或如来定印。

 

  第三节  大日如来与释迦如来

  娑婆世界一切佛教,皆从释尊开始,故称释迦牟尼佛为本师。真言密教之教主大日如来,与释尊之关系为何?

  依空海弘法大师《付法传》云:“是故甘露一味,逐器而殊色。摩尼一相,随色而分影。能说之心,转则平等,所润之意,解则千殊。一、三、五乘,源一派别。法、报、应化,体同用异。”也就是说,大日之与释尊,只是“内证”与“外用”之相异而已。也就是说,佛佛无异,二佛同体。如严格区别,大日如来为法身佛,释迦如来为化身佛,即为应我们这个世界之机,来度化众生而由大日如来显现之应化身。

  如依《华严经》:释迦牟尼如来成道的初一七日,当自受法乐时,为金刚诸大菩萨,说此真言,即为唐密的起源。金刚萨埵既受法已,遂结集成《大日经》、《金刚顶经》各十万颂,纳于南天铁塔。后来龙树菩萨(也译为龙猛)开南天铁塔,亲见金刚萨埵,承受大法,并受两部大经。其后龙树授法于龙智菩萨,龙智化行于南天竺及师子(锡兰)等国,寿七百余岁,并传两部大法于善无畏、金刚智两三藏大师,两大师来华,此为唐密之肇始。

  关于此一问题,持松法师在《密教通关》中说:

  “唐密往往论说法教主,大日与释迦各别。释迦所说,定是显教。毘卢遮那所说,是为密教。然则大日之传授金刚萨埵,何以就释迦在世而论耶?以金萨受法而后,八百年中,授与龙猛,而龙猛出世,距释迦灭度,亦八百年,宁非同时?然则大日、释迦,法身、化身,一耶异耶?今谓三身一体,唯是法身,其理决定,不可犹豫。故《圣位经》云:自性及受用,变化并等流,佛德三十六,皆同自性身。故一切应化,无非法身。”

  “释迦如来受毗卢遮那如来教敕,将内证三密之法传于人间,必须俟其机缘已熟,方可传授。故最初以《华严经》示其本大,然后说三乘法,方不致令人疑为所证者小也。及乎调练即熟,始复尽其所有而宣之,方不致令人疑为有所吝也。”

 

  第四节   显教与密教  

  密教认为,释迦的说教,因为全是“随他意”的说教,所以不可称为“真言”;既然是“随他意”的,就是浅显易知的,因而可称为“显教”。大日如来的说教因为是“随自意”之语,所以可称为“真言”;既然是“随自意”的,就是很难了解的,故也可称为“密教”。难,不仅仅是“语”的难以了解,就是身、意也不全是显教信众可以了解的,所以完整地讲称为“三秘密宗”。

  大凡教门的优劣,以佛身论作为根本。而如果说佛有法、报、应的三身,那么教也应分为三类。“应身说”是小乘教,“报身说”是大乘教,“法身说”是秘密教。相对于“法身说”这个秘密教来说,报、应二身说的大乘、小乘,可以合称为显教。所以,从横的方面看,就可分为显密二教;显教浅近,密教深奥。

    因此,密教不是化身佛释迦世尊所说,而是直接由法身佛大日如来所说。化身佛释迦世尊所说的佛法,称显教,也称显宗;法身佛大日如来所说的佛法,称密教,也称密宗。密教与显教均为佛法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是因入道之门的不同而有此分别:

  显教从其可思议处而入,乃化身佛释迦世尊所说之当机法门,因众生根基不同,故有人天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的分别;密教从其不可思议处而入,乃法身佛大日如来所说之内证法门,非菩萨凡夫所知,如法三密加持,可即身成佛,故密乘亦称佛乘、果乘。在一定意义上说,密乘也是应机法门,只是此机乃应化身佛释迦如来教化所成就的菩萨之机。因化身佛与法身佛不一不异,显密两教圆融无碍,浑然一体,显为密之基础,密为显之归宿。显教从可思议处入手,通过讲经言说,信而能解;信而能解者,力微功缓,成佛通常需三大阿僧祗劫,故教人修身近佛。密教从不可思议处入手,代之以真言总持,深秘难究;深秘难究者,力伟功速,故教人即身成佛。无论是三乘或五乘,最后都要归于一乘即密乘(佛乘)。前几乘是为佛乘打下基础,佛乘则是前几乘的必然归宿。

  密法因殊胜异常,被誉为佛法中的“醍醐”。《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将佛法“摄为五分:一素咀缆(经),二毘奈耶(律),三阿毘达磨(论),四般若波罗蜜多(般若),五陀罗尼门(真言),此五种藏教化有情,随所应度而为说之。”“此五法藏譬如奶、酪、生酥、熟酥及妙醍醐。契经如乳,调伏如酪,对法教者如彼生酥,大乘般若犹如熟酥,总持门者譬如醍醐。醍醐之味,奶酪酥中微妙第一,能除诸病,令诸有情身心安乐。总持门者,契经等中最为第一,能除重罪,令诸众生解脱生死,速证涅槃安乐法身。”

 

 第二章 传承八祖  

  第一高祖:常住三世净妙法身法界体性智摩诃毗卢遮那如来  

  法身大毗卢遮那如来,与自眷属法身如来,于秘密法界心殿中自受法乐故,常恒不断演说此自内证智三摩地法,具如《金刚顶经》说,“若准释迦说教次第,法华经后,说真言教故”。《金刚顶瑜伽三十七尊出生义》云,“起化城以接之,由粪除以诱之,及于大种姓人法像已熟,三秘密教说时方至,遂却住自受用身,据色究竟天宫,入不空王三昧,普集诸圣贤,削地位之渐阶,开等妙之顿旨”。

  第二传法祖:金刚萨埵菩萨  

  金刚萨埵,亲对法身如来海会,受灌顶职位则说自证三密门,以献卢舍那及一切如来,便请加持教敕。毗卢舍那如来言,“汝等将来于无量世界,为最上乘者,令得现生世出世间悉地成就,具如经说。”

  第三祖:龙猛菩萨  

  亦称龙树菩萨。昔释迦如来掩化之后,八百年中,有一大士,名龙猛菩萨,迹诞南天竺,化被五印,寻本则妙云如来(阿弥陀)现迹则位登欢喜,或游邪林,而同尘同事,或建正幢以宣扬佛威,作千部论,摧邪显正,上游四王自在处,下入海中龙宫,诵持所有一切法门,遂则入南天铁塔中,亲受金刚萨埵灌顶,诵持此秘密最上曼荼罗教,流传人间,《楞伽经》及《摩耶经》等,释迦如来所悬记,则是人也。

  第四祖:龙智菩萨  

  龙智菩萨,即龙猛菩萨付法之上足也,位登圣地,神力难思,德被五天,名熏十方,上天入地无碍自在,或住南天竺弘法利人,或游师子国劝接有缘。贞元录云,龙树菩萨弟子名龙智,年七百余岁,今犹见在南天竺国,传授《金刚顶瑜伽经》及毗卢舍那总持陀罗尼法门、五部灌顶诸佛秘密之藏及诸大乘经论等,亦《大辩正三藏表制集》曰,“昔毗卢舍那佛,以瑜伽无上秘密最大乘教传于金刚萨埵,金刚萨埵,数百岁方得龙猛菩萨传授焉。龙猛又数百岁,乃传龙智阿阇梨,龙智又数百岁传金刚智阿阇梨,及不空阿阇梨。大师云,彼龙智菩萨,年九百余岁,面藐三十计,今见住南天竺国,流传此宗矣。”

  第五祖:金刚智三藏、善无畏三藏  

  金刚智,年三十一,往南天竺,承事龙智阿阇梨,经七年受学金刚顶瑜伽经,及毗卢遮那总持陀罗尼法门,诸大乘经典,并五明论,受五部灌顶诸佛秘密之藏,无不通达,兼解九十四书,尤工秘术,妙闲粉绘,每至饭食,天厨自陈,金刚萨埵,常现于前,观音菩萨应现而作是言,“汝之所学,今已成就,可往大唐国礼谒文殊师利菩萨,彼国于汝有缘,宜往传教,济度群生。”承是圣告,遂入大唐,开元八年(佛灭度后,经千六百十九年,金刚界大法,始来汉土)初到东都,所有事意,一一奏闻,奉敕处分使令安置四事供养,于是广弘秘教建曼荼罗,依法作成,皆感灵瑞,沙门一行,钦斯秘法,数就咨询,和尚一一指陈,复为立坛灌顶(唐朝灌顶此时始矣),一行敬受此法,请译流通,十一年,翻译《瑜伽念诵法》四卷、《七俱胝经》等。十八年,译出《曼殊师利五字心》及《观自在瑜伽法要》,秘教流传,寔斯人矣。又一时亢旱连月,玄宗皇帝,轸虑纳惶,即令和尚祈雨,和尚于大荐福寺廊下结坛,密诵真言,食顷从坛中龙头出现,和尚伸手把捉龙头,须臾放却其龙,直突廊宇腾空,雷电震地,雨霈然洪澍,淹日不息,皇帝恐其漂物,更令止雨。所译经,都一十一卷,并入《开元释教录》及《贞元新定释教录》,见行于世,种种灵验,两国珍敬等,具载本朝传,不劳烦述。  

  善无畏三藏,是龙智菩萨弟子,金刚智三藏之同门也,舍宝位入道林,神气清灵,道业怪着,精进通禅惠,妙达总持,三藏教门,一心游入五天诸国,久播芳名,大悲利生,有缘东渐,乃至依北天竺乾陀罗城王请,于金粟王所造塔边,求圣加被,此供养法,忽现空中,金字炳然,遂便写取,即与其王,途至北印土境,响震摩诃支那。睿宗乃诏若那及将军史献出玉门塞表以候来仪。开元初。玄宗梦与真僧相见。姿状非常。躬御丹青写之殿壁。及畏至此与梦合符,帝悦有缘。饰内道场尊为教主,自宁薛王已降皆跪席捧器焉,宾大士于天宫,接梵筵于帝座,礼国师以广成之道,致人主于如来之乘,巍巍法门于斯为盛。开元四年丙辰,赍梵夹始届长安,敕于兴福寺南院安置,续宣住西明寺,问劳重叠锡贶异常。至五年丁巳,奉诏于菩提院翻译。畏奏请名僧同参华梵,开题先译《虚空藏求闻持法》一卷,缮写进内,帝深加赏叹,有敕畏所将到梵本并令进上。十二年随驾入洛。复奉诏于福先寺译《大日经》一部七卷,《苏悉地》、《苏婆呼》两部经,三藏性受恬简静虑恬神,时开禅观,奖劝初学,慈悲作念,接诱无亏,人或问疑,割折无滞。

  第六祖:大辩正广智不空三藏、一行阿阇梨  

  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和尚者,南天竺国人也,年甫十四,见金刚智三藏,而师事之,二十四年,不离左右,如影随形,开元八年,方至东洛,二十一年,悉受五部瑜伽,始自二十岁迄于从心五十余年,每日四时道场念诵,上升御殿,下至几蹋,刹那之顷曾无间焉,开元二十九年秋,先师厌代,入塔之后有诏,令赍国信使师子国,未逾一年,到师子国,国王郊迎宫中,七日供养,便令安置佛牙寺,即奉遇龙智阿阇梨,即授以《十八会金刚顶瑜伽十万颂经》,并《大毗卢遮那大悲胎藏十万颂经》、五部灌顶真言秘典经论梵箧五百余部,佥以为得其所传矣,金刚界及大悲胎藏两部曼荼罗法并尊样图等,悉蒙指授不异泻瓶。天宝五载,却至上部,奉玄宗皇帝恩命,于内建立道场,所赍梵经,尽许翻译,皇帝引入,建坛授灌顶,于时愆允连日有诏,令和尚祈雨,和上结坛,应期油云四起,霈然洪澍,十二载有敕,令立大道场,与梵僧含光,俗弟子开府李元琮及使幕宫寮等授五部灌顶,时道场地,为之大动,并译《金刚顶真实大教王经》一十卷。肃宗皇帝,行在灵武,大师密进秘法定并拨乱收京之日,遂如其言。乾元年中,于内道场建立护摩及灌顶法。代宗皇帝广德元年十一月十四日,和尚奏为国置灌顶道场。永泰元年四月二日,译《仁王经》等。大历四年十二月十九日,和尚奏京城及天下僧尼寺内,各简一胜处,置大圣文殊院,及天下食堂内,宾头卢上以文殊为上摩,历事三朝,授以列卿,品加特进,及卧疾也,震仪典临,劳问相仍,中使名医,晨昏相继,特加开府,封肃国公,洎乎薨焉,上弥震悼,掇朝三日,锡赠增优,授以司空,谥大辨正,所翻经,都一百五十卷,并盛行于世,九重万乘,恒观五智之心,阙庭百寮,尽持三密之印,此时密教盛汉土也。  

  沙门一行,俗姓张氏,钜鹿人也,本名遂。二十一,遇荆洲景禅师出家,穷大衍。后从嵩山大照禅师,咨受禅法,契悟无生一行三昧,因以名焉。开元八年,金刚智东渐之后,始开道场,亲受灌顶,十二年,于无畏三藏译毗卢舍那经,并制义疏,扣栌真言,禅师之功也,又奉敕述大衍历,并开元历,先贤所误,皆以正之,借学九流,皆尽幽旨,研窍两部,共为疏主,泛内外经书,目历便诵,律部经论所有要文,撰为调伏藏十卷,兼自注解,是故东都圣上,侍以师礼,累代居内,日益钦敬,玄宗皇帝,自亲制碑铭赞扬,宗德并书石上,遂以十五年十月八日趺坐正念,恬如寂灭。初一行幼时家贫邻有王姥。前後济之约数十万。一行尝思报之。未几会王姥儿犯杀人。狱未具。姥诣一行求救。一行心计浑天寺中工役数百。乃命空其室内。徙一大瓮。於中密选常住奴二人。授以密法,将秘获之物寘瓮中覆以木盖。封以六一泥。朱题梵字数十。诘朝中使叩门急召至便殿。玄宗迎问曰,太史奏,昨夜北斗不见,是何祥也?师有以禳之乎。一行曰,後魏时失荧惑至今帝车不见,如臣曲见莫若大赦天下,玄宗从之。至开元末裴宽为河南尹。宽深信佛法师事普寂禅师。日夕造焉。或一日宽诣寂。寂云。方有少事未暇款语。且请迟回休息。宽乃屏宾从止於空室。见寂洁涤正堂焚香端坐。坐未久忽闻扣门连声云。天师一行和尚至矣。一行入诣寂作礼。礼讫附耳密语。其貌绝恭。寂但颔云。无不可者。语讫复礼礼讫又语如是者三。寂唯云是是无不可者。一行语讫降阶入南堂自阖其户寂。乃徐命弟子云。遣声锺。一行和尚灭度矣。左石疾走视之一如其言。灭度後宽服縗絰。葬之日徒步出城送之。

  第七祖:惠果大阿阇梨  

  惠果阿阇梨者,不空三藏之付法入室也,髫□之日(天宝十二年也)随大照禅师见三藏,三藏乍见惊曰,此儿有藏秘器,称叹不已,汝必当兴我法,抚之育之不异父母,即授三昧耶佛戒,许之受职灌顶位,口授大佛顶大随求,及梵本之《金刚顶瑜伽经》,并《大日经》等,和尚禀气冲和,精神爽利,均颜回之知十,同项托之诘孔,龙驹之子,骥子之儿,宁得比肩乎,年甫十五,得灵验,永泰元年,进之具足,四分兼学,三藏该通,金刚顶五部大曼荼罗法,及大悲胎藏三密法门,真言密契,悉蒙师授,即授两部大法阿阇梨位毗卢舍那根本最极传法密印,三藏告曰,吾百年后,汝持此两部大法,护持佛法,拥护国家,利乐有情,此大法门者,五天竺国太难得见,一尊一部不易得,何况两部乎,所有弟子,其数虽多,或得一尊,或得一部,愍汝聪利精勤,许以两部,努精进,报吾恩也。代宗皇帝闻之,迎入命之曰,朕有疑滞,愿为解之,和尚即命两三童子,依法加持,请降摩酰首罗天,法力不思议故,即遍入童子。和尚白王言,法已成就,随圣意请问皇帝下座问天,则说三世事,委告帝王历数,皇帝叹曰,龙子虽小能起云雨,释子虽幼法力降天,入瓶小师,于今见矣。即锡绢彩,以旌神用,从尔已后,从飞龙迎送,四事优给,大历十年十一月十日,皇帝恩赐彩各二十疋,贞元二十年,于醴泉寺,为弟子僧仪智建立金刚界大曼荼罗,及拼布尊位,于时般若三藏,及诸大德等,集会法筵,和尚手把香炉,口说要誓云,若使我今所置尊位与法相应者,天忽降雨,所有众德,诸弟子等,代师流汗,言了则雷雨滂沱,人皆感伏,叹未曾有,般若所谓诃毗跋致之相即是当之也,如是神验,触途稍多,不可具载。诃凌辨弘,经五天而接足,新罗惠日,涉三韩而顶载,剑南惟上,河北则义圆,钦风振锡,渴法负笈,是故代宗,德宗,及顺宗三代皇帝,以为灌顶国师,出入金殿,奉对紫极,敷演秘法,宣布妙理四十余载(矣)即以永贞元年十二月十五日五更即世,春秋六十,法夏四十焉。

  第八祖:弘法大师  

  弘法大师,昔于佛前发誓愿曰,吾从佛法,常求寻要,三乘五乘十二部经,心神有疑,未以为决,唯愿三世十方诸佛,示我不二,一心祈感,梦有人告曰,于此有经,名字《大毗卢舍那经》,是乃所要也,即随喜寻得件经王,有大日本国高市郡久米道场东塔下,于此一部解缄普览,众情有滞,无所惮问,更作发心,去以延历二十三年五月十二日入唐,为初学习,天应慰勤,载敕渡海,八月到福洲着岸,十二月下旬,致长安城宣阳坊官宅安置,大唐贞元二十一年,配延历二十四年,二月十日,准敕配住西明寺永忠和尚故院,爰则周游诸寺访择师依,幸遇青龙寺灌顶阿阇梨法号惠果和尚,以为师主,学两部之大法,习诸尊之瑜伽,六月十三日,于长安城青龙寺东塔院灌顶道场,入学法灌顶坛,是日,临大悲胎藏大曼荼罗,即沐五部灌顶,受三密加持,从此以后,受胎藏之梵字仪轨,学诸尊之瑜伽观智,七月上旬,更临金刚界大曼荼罗,受五部灌顶,八月上旬,亦受传法阿阇梨位灌顶,是日设五百僧斋,普供四众,青龙大兴善等供奉大德等,并临斋筵,悉皆随喜,金刚顶瑜伽五部真言密契,相续而受,梵字梵赞,间以学之。和尚告曰,真言秘藏,经疏隐密,不假图画不能相传,则唤供奉丹青李真等一十余人,图绘胎藏金刚界等大曼荼罗等一十铺,兼集二十余经生,书写金刚顶等最上乘密藏经,又唤供奉铸博士杨忠信赵吴,新造道具一十五事,图像写经,渐有次第,和尚告曰,吾昔髫□时,初见三藏,三藏一见之后,偏怜如子,入内归寺,如影不离,窃告之言,汝有密之器,努力努力两部大法秘密印契,因是学得矣。自余弟子,若道若俗,或学一部大法,或得一尊一契,不得兼贯,欲报竺渎,旻天罔极,如今此土缘尽,不能久住,宜此两部大曼荼罗一百余部金刚乘法,及三藏传付之物,并供养具等,请归本乡流传海内,才见汝来,恐报命不足,今则授法有在,经像功毕,早归乡国,以奉国家,流布天下,增苍生福,然则四海泰,万人乐,是则报佛恩报师德,为国忠也,于家孝也,义明供奉,弘法于禹域,汝其行矣,传之东国,努力努力!付法殷勤,遗诲亦毕,遂乃十年之功,兼之四运,三密之印,贯之一志(矣)十二月十五日,惠果和尚,兰汤洗垢,结毗卢舍那法印,右胁而终,大同元年十月二十二日,附判官正六位上行大宰大监高阶真人远成,奉表以闻,请来经律论疏章传记(并)佛菩萨金刚天等像,三昧耶曼荼罗法曼荼罗,传法阿阇梨等影,及道具并阿阇梨付属物等目录,同二年归朝(佛灭度后千七百五十六年,真言教渡汉土后九十二年,始来东瀛矣。  

  真言密宗因唐末会昌法难后,法脉东移扶桑,至今一千二百年矣。幸历代祖师大悲愿力加持,因缘成熟,故得以重返中土,吾人积累劫之福德,得遇此无上秘法,更应精进修持,以求早日出离生死,悟得本来真实面目。

 

 第三章 阿阇梨与三昧耶戒  

  密教的法统是依靠阿阇梨来一代代传授的。阿阇梨为梵文Acarya的音译,也译为阿阇梨、阿奢黎、阿舍梨等,意为师范、规范师,也有翻译为正行等。指以规范而矫正弟子之行的导师。

  按唐密真言宗的规定,守持净戒的出家佛子完成四加行才能获得入壇灌顶的资格,得到许可后就可参加入壇灌顶,受金胎两部或一部大法灌顶授职,即成为传法阿阇梨;如果要获得传灯阿阇梨位,则必须再完全接受“一流传授”,即接受某一流派的全部修法仪轨,包括各个本尊独立修法次第,其中有“法王位”(东密还要求受法者进劝学院进修,因一些日本学密者尽管可背诵某些经典,但却不解中文意思,所以必须专门进修),合格后即是传灯阿阇梨,也称大阿阇梨。

  传法阿闍梨不但要众德具备,而且还要具五明,五明即所谓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内明。声明指研究语言和名、句、文身等如何构成和梵呗诵唱的学问,尤其密法梵呗不通即失其明。工巧明依照《瑜伽师地论》指农、商、事王、书、标、计度、数、印、占相、咒术、营造(雕塑和绘画)、生成(豢养六畜等)、防那(纺织、编织、缝纫)、和合(调解争讼)、成熟(饮食业)、音乐等十二种。医方明相当于现代的医药科学和医疗技术。因明原来指古印度逻辑学,通俗言即善辩因缘因果关系。内明泛指如来的言教,主要包括一素咀缆(经),二毘奈耶(律),三阿毘达磨(论),四般若波罗蜜多(般若),五陀罗尼门(真言)。

  阿阇梨必须具备五明,方可传法!唐密自会昌法难后没有恢复的主要原因之一即是五明兼通之阿阇梨阙如。

  密教修行不同于显教,它要求在接受大小乘戒律的基础上,还有一无上戒律,即三昧耶戒。

  三昧耶戒是密法修行者的根本戒律,如违反此戒律,受法者所修犹如沙中起塔,石山播种,终不会有成;传法者即是非器传法,自获罪眚。龙猛菩萨于《发菩提心论》中曰,“若有上根上智之人,不乐外道二乘法,有大度量,勇锐无惑者,宜修佛乘。”即是说,具大度量根器者当为传授密法。如阿阇梨传劣慧愚顽,或者未曾入坛受持明灌顶而修习密法。或者受灌顶,却对未灌顶者声言灌顶秘密等,如上则为破三昧耶戒或者违约三昧也。

  三昧耶有四意:平等,誓愿,警觉,除障。所谓平等,佛与佛平等,行者与佛平等,众生与佛平等。这里平等初意为菩提心平等。誓愿,即发起救度有情大慈悲喜舍心,诸佛世尊,乘此誓愿无住而住济度有情出离生死苦海至无余涅磐。警觉,乃行者以三密方便,警觉定中本尊,影向加持,本尊出定不违本誓加持行者速成悉地。除障,乃降服一切烦恼,转无明烦恼为无上菩提。

  三昧耶戒以大乘戒律为根本基础,是行者对于三宝的誓愿,好比大臣就任对于国王的效忠誓言。

  作为传法阿阇梨,受戒比如修法是循序渐进的,在依次受显教的菩萨戒、沙弥戒(沙弥尼戒)、比丘戒(比丘尼戒,受比丘尼戒之前还有两年修正学女行)的基础上,密法还要受三昧耶戒。

  在家人修行显教先要皈依具德法师受菩萨戒,修行密教必须在受菩萨戒后再受三昧耶戒。

  因密法修行要求较高,因此要求修习者必须有很好的显教基础。否则,最终只能是沙中起塔,终无所成!

  

 第三章 法脉法嗣

  第一节 唐朝诸祖法嗣

  由于“开元三大士”的大力弘传,形成唐密并兴盛于盛唐。下面将唐朝四祖师法嗣简单整理如下:

  一、善无畏法嗣

  善无畏祖师以传授胎藏界密法为主,除一行法师得其法要外,入室弟子还有温古、宝思、明思、智严、义林、玄超、不可思议、喜无畏、道慈及著名文士李华等。其中,对后世影响大的有三位:

  一行:协助善无畏祖师翻译大日经,并著《大日经疏》等,为台密实质创始人;

  玄超:新罗国入唐求法僧,后将胎藏界密法和苏悉地法传于不空祖师的弟子青龙寺惠果,使两部大法合流到一人之身,即“两部一具”,这是唐密的特色,原来印度的密教是两部大法各自传授,至此,唐密与印密有了实质性的区别。

  义林:据台密称,义林法师传顺晓(也有说分别得两部大法于一行与不空),顺晓传日本求法僧最澄,最澄将天台宗与唐密胎藏界密法融合在一起,开创了日本的台密。

  二、金刚智法嗣

  金刚智祖师以传授金刚界密法为主。他来华与善无畏祖师相遇后,曾将金刚界密法传善无畏祖师,同时善无畏祖师将胎藏界密法传金刚智祖师,两人“互为阿阇梨”,首次出现密法的“两部一具”,为唐密出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金刚智祖师弟子众多,如圆照、义福、慧超等,但嗣法者惟有一行与不空两位祖师。一行门下没有再传,不空门下却枝叶繁茂。

  三、不空法嗣

  不空早年即师从金刚智祖师,后又再次去印度受普贤菩萨(龙智)五部大法灌顶,回到中国后大弘密教,其弟子上至皇帝权贵,下至普通百姓,数量非常之多。但他在遗书中说:

  “吾当代灌顶三十余年,入坛受法弟子颇多。五部琢磨,成立八个,沦亡相次,唯有六人。其谁得之?则有金阁含光、新罗慧超、青龙慧果、崇福慧朗、保寿元皎、觉超,后学有疑,汝等开示,法灯不绝,以报吾恩。”

上面提到的六人被称为“六哲”,其中,慧朗年最长,不空祖师入灭后入住大兴善寺主持寺务。惠果(即慧果)学得两部密法,继承密宗法统,其传承兴盛至今。

此外,不空弟子还有昙贞、潜真、良贲、慧琳、法崇、超悟及俗弟子李元琮等。

  据记载:含光传元晓;慧朗传天竺,天竺传德美与慧谨,德美传雅霄,慧谨传义灌、志清及善贞;觉超传慧德。

  四、惠果法嗣

  惠果为三朝国师,为不空之后唐密的第一位传法大阿阇黎,一生致力于传扬两部大法,真正体现了“两部一具、金胎不二”的唐密特色。他创绘金胎两部大曼荼罗,创制金刚界诸尊金刚名号,完成两部一具之传授,弟子遍及海内外。其弟子受法情况如下:

  两部传法弟子::惠应、惠则、惟尚、誓弘、惠日、空海、义满、义明、义照、义操、义愍等;

  单受胎藏法者:悟真、义澄、法润等;

  单受金刚界法者:义证、义一、吴殷、义智、义圆等;

  另外受法弟子还有:义恒、义云、智兴、行坚、圆通、义伦、义润、开怌等。

  其中义操和空海为正嫡;义操嗣青龙寺法灯,传出弟子义真、海云等。

 

  第二节 空海大师法嗣

  中国密教,自开元三大士相继弘扬,可谓盛极一时。此时,日本僧徒,慕名来学者甚多,然成名归国者,世称入唐八家,即东密五人,台密三人。

  八人中,传教大师最澄入唐最早,所学亦精。盖天台、真言、禅宗、律门,四种兼学,融为一贯,成为日本台密一宗,开叡山千古道场,有由然矣。但大师虽创始一宗,而巩固其基础者,则为慈觉大师圆仁、智证大师圆珍、安然三大法匠。由最澄、圆仁、圆珍形成台密根本三流,至今分成所谓山寺六流,台密十三流。

  东密中,虽云入唐五人,而法缘鼎盛,薪传大地者,唯弘法大师一人而已,其余,则身殁而名亦息矣。

  唐密法脉于公元八零五年由青龙寺东院惠果和尚泄瓶传授日本私僧(自费留学僧)空海,并嘱咐其立即回归弘扬密法。于是,806年空海归日,从此建立东密一派,绵延至今已经有一千两百年。在日本叫东密或者真言宗,其实质乃纯粹唐密,实乃故唐祖师法宝也。

  弘法大师学成归国,弘仁七年(816)于高野山创设金刚峰寺,弘仁十四年得嵯峨天皇赐予东寺(即教王护国寺),遂与金刚峰寺同为此宗之根本道场,遂又称真言宗为东密。综其一生事业彪炳浩大,而学无不精、事无不能。不但密藏大法,尽在腹笥。而世间技艺、雕刻绘画、辞添歌咏俱入神境,故得举世尊崇,千古如一日。

  大师入室弟子十人,世称十哲,而续慧命,延法嗣者,实慧、真雅二杰而已。然二人中,又以真雅为诸流根本,故云大师法脉,唯真雅一人,亦无不可。东密后分成小野、广泽两大流派,各有六流,合称野泽十二流。然中世以来仅大别为新义、古义二派。

  目前古义真言宗较重要者有七大派,即:高野派,宗祖空海,本山在高野山金刚峰寺;山阶派;醍醐派;御室派;东寺派;善通寺派;泉涌寺派。

  新义真言宗之两大派,分别为智山派,丰山派。

  各流派由本寺会同末寺协同经营本宗派大学及中学,以教育本派子弟。
  此等诸流,除各有道场外,而今在高野山,所流行者,除中院流兼三宝院流,为正传授外,尚有小岛流、西院流、持明院流、常喜院流、安祥寺流等。其所以重中院流者,盖亦历史关系使然。以大师根本大塔大事、南山八叶秘事等,付嘱真然大德,为南山不共法流。云中院者,表高野山八叶之中心,亦大师住所之尊称也。中院者,即今之龙光院也,盖有龙现瑞于此,故改名龙光。

  今高野山大抵皆中院与三宝院二流并传。三宝院流自成贤之弟子三人,各开一流,所谓道教、宪深、赖贤三人也。道教称地藏院流,又云道教方。宪深称报恩院流,又云幸心方。赖贤称意教方。持松法师所习者,为宪深方。

 

  第三节 持松祖师法脉

  持松法师之一生,显密圆通,业绩昭著,不仅精于各派教理,修持有素,躬身力行,法验异常,而且绝无门派之别、宗门之分,其品德之高,学识之渊博,著作等身,诚为一代宗师,无愧于现代高僧之赞誉,故为国内外所敬仰。无论禅宗、华严、东密、台密,均足以当上代祖师之法嗣而无愧,对天台、法相、华严各宗及三论、净土无不通晓,于唐密更是集各派流之大成,实为千余年来所罕见,惠果之后第一人,乃五代以来所末有也。现将其法脉简述如下:

  持松法师生于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1910年由了然法师为其剃度,1912年冬于汉阳归元寺受具足戒。1914年入月霞和尚设于沪上爱俪园之华严大学学习。1916年秋完成学业,从中浸润了大小乘经论及各宗教义,对佛学有了系统的学习和认识。

  天台:1916年冬,去湖北当阳玉泉寺拜谒天台宗匠祖印老法师,叩天台宗大意,参研教观。

  禅宗:1917年,遵命师事月霞和尚,不离左右。月霞法师见其好学不倦、德才兼备,深悟所授各宗经旨及临济妙明真心、般若真空妙有之体性,而又心地清净、尊敬长老,暗自喜之。后月霞法师辞世,由应慈法师宣读月霞法师密函遗嘱,布告持松法师嗣月霞显珠禅师,为临济宗第四十三世,并继承常熟兴福寺住持职,法名密林。时,持松法师虚龄25岁。

  华严:持松法师即为月霞法师法嗣,又为“华严座主”应慈法师之传人,故其勤究华严大教,亦深得其真髓。自其接任兴福寺住持,办华严预备学校等颇有成绩,应慈法师遂以“华严法界观门者、天宁法脉(常州天宁寺冶开老禅师)兴福分灯之中兴砥柱”称誉之。遵应慈老人之命,持松法师作、《重编华严疏钞序》(1942)及《华严经普贤行愿品疏序》(1948),撰《华严宗教义始末记》拾卷三册,对华严之四法界、六相,特别是十玄门及五教作了详细的整理,并准确予以发挥说明,因而成为近代研究“华严宗”之重要典籍。

  法相:持松法师在兴福寺管理寺务,登台授课之余,得暇便着书立说,撰有《摄大乘论义记》拾卷、《观所缘缘论讲要》、《瑜伽师地论浅释》、《释尊一代记》等。他还以“密林”笔名将于1918年撰写的《摄大乘论义记》陆续刊登在《海潮音》杂志上,惊动当时佛教界,致使不仅欧阳竟无居士、太虚大师认真钻研之,而且为此两人停止笔战,终成知己,相互敬佩,法相宗由此中兴。二位大师得知持松法师仅年25岁,喜出望外,皆云“彼将来必为佛界龙象”,甚重之。此后,应太虚大师之邀,持松法师于多处讲经、传授梵文,对弘扬法相宗作出了许多贡献。欧阳竟无对师亦恩宠有加,关心其行踪,了解了法师的情况后,花费八千余银元将上海淡水路57号购置一两厢一厅楼房改造为圣仙慈寺,持松法师入寺中居住,其情谊由此可见一斑。由于著述被两佛教泰斗、法相宗大师印可,持松法师声誉骤起且有日隆之势。

  唐密:持松法师数十年如一日,呕心沥血讲经传法,尤其“三渡扶桑,二上高野”,竭尽全力弘扬唐密,乃石破天惊之举,在佛教界更成为一段佳话传颂。

  1、1922年,赴日本高野山礼天德院,从五十世金山穆韶阿阇梨,习古义真言宗一流传授,投花得不动明王为本尊,上师授灌顶密号,曰“入入金刚”,得“三宝院流血脉第五十一世阿阇梨位”。次年携带真言宗各种经、律、论、仪轨及告别仪式祖师著作特别是我国唐代流落散失海外之摹本、抄本、复印描绘等佛像图鉴、法器、法物等回国。临别,金山穆韶阿阇梨又赠以两巨幅曼荼罗,此两部曼荼罗系日本祖孙三代画师毕生精力完成,彩绘精美至极。

  2、1925年秋,持松法师作为中国佛教代表团成员出席于东京召开的东亚佛教大会,被选为教义研究部理事。会后赴新泻县,礼权田雷斧大僧正,受新义真言宗各流灌顶,得“新义真言宗传法院流相承血脉――密林第四十九世阿阇梨位”。

  3、1926年四月,持松法师拜别权田雷斧大僧正,至京都比睿山延历寺,学习台密仪轨。因于天台教观早已通晓,驾轻就熟,又亦已熟悉坛场各种如法威仪,故很快卒业。

  4、1926年,台密学成后,再登高野山,依根本上师金山穆韶阿阇梨,受三宝院、安祥寺各流之传授及口诀,兼补习梵文文法。学习至次年春,金山穆韶阿阇梨复授以“高野山古义真言过中院流引方血脉――密林第六十四世阿阇梨位”,尽将铁塔正传血统一脉传授于持松法师,又将各种密教法本、法物馈赠。

  此时,持松法师虚龄35岁,已集密教真言宗古义、新义及台密,兼融金刚界、胎藏界两部大法于一身,得三个灌顶传法阿阇梨位,诚难得可贵,千余年来罕见者也。
 

  第四节 持松法师唐密传人

  持松法师多年来,一直应邀在全国各地传戒、灌顶、传法,弟子有数万人之多,可惜,因缘不成熟,无缘找到出家弟子传承两部大法,留下了“一卷铁塔付与谁”的遗憾。所幸的是,杨毓华医生得其悉心栽培,得传法灌顶,接续法脉,一直于今。

  多年来,杨毓华上师致力于弘扬唐密两部大法,培养了数名优秀俗家弟子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