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玲珑博客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文明普世,健康大同!

 
 
 

日志

 
 

元末明初印度式微的密教在中国传播  

2014-04-07 18:18:20|  分类: 唐密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东师范大学何孝荣教授 

  编者按: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自成立以来,致力于佛教学术交流与发挖整理,在成功举办了“佛教节日与民俗”、“辽金佛教研讨会”两次年度学术研讨会后,又在成立十年之时,举办“元代北京佛教研讨会”,开辟了学术界对元代北京佛教研究的先例,填补了国内在该领域的学术空白。研讨会上华东师范大学何孝荣教授发表了题为《撒哈咱失里与元明时期印度密教的传播》的论文,主要阐述了元末明初撒哈咱失里及其弟子智光等人在北京弘扬光大密教的情况。论文摘要如下:

  长期以来,中国佛教史、元史、明史以及包括北京、南京等地方历史的研究者基本忽视了元、明时期印度密教在中国传播的史实,偶有提及者也是将其归为藏传佛教。众所周知,印度佛教自八、九世纪以后主要是密教及其末流。至十一世纪,因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教入侵印度,进行宗教迫害,印度密教逐渐衰微。十三世纪时,密教在印度本土消亡。但是,据研究者指出,此前“密教的大师星散,多经克什米尔诸地而避入西藏,部分则逃至尼泊尔一带”。或者说:“到了十二世纪末十三世纪初,伊斯兰军大批东进,彻底摧毁了[印度]那烂陀寺和超岩寺,佛教徒纷纷四散逃离。就此密教的最后一个派别时轮乘,连同大小乘所有的派别进一步衰落,只在克什米尔及尼泊尔和东南沿海的一些地区残留了一、二个世纪”。因此,十三世纪以后,印度密教并没有完全绝迹,而在印度半岛北部边缘的克什米尔、尼泊尔等地仍有流传。元末明初,一些印度密教僧人来到中国传教。撒哈咱失里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位。

  撒哈咱失里为中印度迦维罗卫国(今尼泊尔南部提罗拉科特附近)人,出于刹帝利阶层。幼时,出家于迦湿弥罗国(今克什米尔)苏啰萨寺,礼速拶那释哩为师,习通五明经律论,辩析精详,虽老师宿德多推逊之。

  他听说中国五台山为文殊菩萨应现之处,愿欲瞻礼,遂发足从信,经过西域,长途跋涉,历经四载,于元朝至正二十四年(1364)到达甘肃。时元顺帝在位,“闻师道行,召至燕京,馆于大吉祥法云禅寺”。

  明朝洪武二年(1369),撒哈咱失里自北平西游五台山,“既游五顶,驻锡寿安禅林”。面对新建的朱明王朝,撒哈咱失里很快转变观念,开始表示出归向。撒哈咱失里分别于洪武二年十一月、三年十二月两次到明朝都城南京朝见明太祖,向明王朝表达归顺之意。撒哈咱失里到南京后,寓居于蒋山“崇禧新寺”。明太祖“嘉其远至,召见于奉天门。启奏对称旨,即授以善世禅师之号,特赐银章,俾总天下释教”。明太祖对撒哈咱失里十分崇信,许其传教授戒,命“移文各郡,民有从善者,许令诣蒋山受菩萨戒法,所司无禁”。

  洪武十四年五月二十四日撒哈咱失里提数珠示众而化。

  撒哈咱失里先后驻锡于燕京、五台山、南京等地,传教授徒,印度密教在中国得到一定程度的传播,保持相当的规模。其一系印度密教灯焰相续,传承不绝,通过存留寺碑拓本出版者,仍可见其五代传承,僧众数百人;撒哈咱失里及弟子向元朝、明朝上自皇帝后妃、下迄平民百姓的各阶层人士传教授戒,为他们举办密教法事,尤其是智光及其弟子为明朝皇室提供印度密教服务,荣宠显赫,其教为各阶层人士所崇奉;他们在各地建寺造像,设立密教坛场;译经著述,传播印度密教。所有这些都表明,元末明初,因撒哈咱失里来华,印度密教在中国得到一定程度的传播,保持相当规模。因此,有学者指出:“元代的密教除了传统的密教以外,印度的密教继续东传”,“明代有智光师徒传译弘扬,形成派别”。

  撒哈咱失里共在中国传教十八年。其弟子众多,灯焰相续,其中不乏有名的僧人,使元末明初印度密教在中国传承不绝。

  撒哈咱失里最初朝觐明太祖所携弟子十一人,可能大部分是随其从印度来的弟子,已知者包括底哇答思、、古麻辣室哩、山丹室哩三人。他们来到中国,先后在元末燕京、明初五台山和南京驻锡传教。撒哈咱失里塔铭后刻其弟子近二十人,如今可辨认者有十余位:啰的般释哩、哈萨释哩、雅纳啰释迷、不塔释哩、萨陀释哩、戒真、徒哩[口只]监藏、觉南、宝海、慧庆、道琦、源善、圆智。其中,使用梵名者肯定有随撒哈咱失里自印度来者(也可能有中国弟子而取梵名者,如智光有梵名雅纳啰释弥,“华言智光”)。尽管他们后来大部分回国了,但他们随撒哈咱失里在中国传教达十八年。

  不仅如此,撒哈咱失里还在中国收徒,使其密教僧团发展壮大。其最成功的中国弟子,就是元末在燕京大吉祥法云寺期间收的智光,所谓撒哈咱失里“居吉祥法云寺,而智光始得投礼受业焉”。不仅是收智光为徒,撒哈咱失里在元末燕京期间,“于时,从化者翕集”。明初在南京,“南北缁白之流,来集座下,日听演说,包□慎委,至无所容”。

  撒哈咱失里来华传播印度密教,而使其事业发扬光大的是弟子智光,形成为元末明初的撒哈咱失里-智光系印度密教。

  释智光(13481435),字无隐,山东武定州(今惠民)王氏子。元朝至正二十二年(1362),“辞父母出家,为北京吉祥法云寺僧”。两年后,撒哈咱失里来华住寺,智光投礼为师,“得亲仪范,昕夕请益,聆声通意,渐达梵音,遂为入室弟子”,“传天竺声明记论,遂授心印玄旨”,获得印度密教真传。其后,智光随师居五台山,至南京朝见。

  智光弟子桑渴巴辣(13771446),中印度国人。自幼出家,“游五天竺,参习秘密最上一乘”,精通密教。释智光出使藏区期间,桑渴巴辣来见,“倾心归服,执事左右”。释智光另两位著名弟子分别是禅牒室哩、三曼答室哩。智光还有著名弟子道深、智深等人。

  撒哈咱失里等人驻锡各地,传播印度密教,举办密教法事,也修建了不少寺院,设立密教坛场,把印度密教的建筑风格及神佛造像带到中国。撒哈咱失里初到中国,曾入元朝皇宫,在内花园结坛,为元顺帝授灌顶净戒。后历住五台山寿安寺、南京蒋山崇禧新寺,又在蒋山结庵而居,说法传戒。寂后,建塔院,太祖赐名西天寺。

  底哇答思于明初随撒哈咱失里至南京,“随方演教”。宣德年间,至北京,“寄迹庆寿寺”。后就龙泉寺之右建庵以居,“又罄其私帑,及裒诸布施,重饰寺之大雄殿”。

  智光于明初住南京西天寺。永乐迁都,成祖召至北京,“俾居崇国寺”。洪熙年间,仁宗“仍广能仁寺居之”。至宣德年间,宣宗奉张太后“慈旨”,“出内帑所创北京旸台山大觉寺,功德利济,无间显幽,特命大国师居之,以佚其老”。宣宗还“敕礼官度僧百余人,为其徒”。大觉寺成为其系印度密僧在北京的聚居地。宣德十年六月,智光寂。英宗“敕有司具葬仪,增广其塔,创寺宇,赐名西竺”。建成后的西竺寺,也成为印度密僧聚居的另一大本营。

  不仅是西竺寺,智光弟子及在家信徒们还“分其舍利,建塔寺于各处”,达到五所:普恩寺、弘仁寺、广善寺、广寿寺、西域寺。桑渴巴辣先居南京西天寺,三曼答室哩于成化年间建普照寺。此外,如道深所建宝藏禅寺、智深所建秀峰寺,可能也是印度密教寺院。

  在持戒修行、传教授徒、举办密教法事的同时,撒哈咱失里及其弟子也翻译和疏释密教经典和密法仪轨。如撒哈咱失里有《示众语》三卷,及新译《八支性戒本》一卷,传于世。智光曾奉明太祖命翻译撒哈咱失里所著《四众弟子菩萨戒》,颇获好评。时人称其“于经藏之藴,旁达深探,所译显密经义及所传《心经》、《八支了义真实名经》、《仁王护国经》、《大白伞盖经》并行于世”,这些,无疑也是元末明初印度密教在中国传播的标志。

  撒哈咱失里-智光系印度密教主要是为皇室服务,因此随皇帝态度和政策而兴衰。正如元、明时期在内地传播的藏传佛教,撒哈咱失里及其弟子智光等传播印度密教,说法授戒,举办密教法事,基本上是为满足皇家驱邪避凶、追求享乐腐朽生活的需要。当皇帝信奉印度密教时,撒哈咱失里、智光及其弟子们都受到皇帝宠信,加官进爵,显赫于时,印度密教也呈现出一定程度的兴盛。但是,当皇帝不信奉佛教,如明世宗禁佛时,密教僧人皆被遣发回籍,明代后期京师再难寻觅撒哈咱失里-智光系印度密教僧人影踪。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传教主要为皇室服务,所以与普通民众联系不紧,在民间传播有限。撒哈咱失里-智光系印度密教的流传,主要限于元都燕京,明都南京、北京,没有深入到内地的广大地区,也没有获得各地民众广泛的信奉。包括藏传佛教、撒哈咱失里-智光系印度密教在元、明时期内地没有太大发展和深入传播,汉人在思想观念上不易接受密教是主因,但也与藏传佛教、撒哈咱失里-智光系印度密教僧人的  传教对象和策略有很大关系。这一点,对于今天的宗教传播颇有借鉴意义。

转自http://fo.ifeng.com/special/bjguanghuasi/dyanjiang/detail_2012_10/25/18557415_0.shtml?_from_ralated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