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玲珑博客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文明普世,健康大同!

 
 
 

日志

 
 

《千年水乡话杏坛》连载二  

2014-04-04 17:01:57|  分类: 水乡杏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谭元亨

杏坛很古老,光看那河涌边上大榕树一绺绺的垂髯,你就会觉得步入一个历史久远的古镇,有太多的传说在对你诉说——这,当然是直感。但直感是不会欺骗你的,因为这里的地名、街名,都同样诉说着一个个古老的故事,如碧梧、如黄甲等等,一路追溯下去当追到2000年前的汉代了。今日的白话,也就是广府话,不就是汉代形成的么?这一条条的麻石小巷,这一级级石砌的码头,还有逢简的州城格局,无处不有岁月风尘的点染,无处不是一张张沧桑的面容,老榕树再老,只怕也没有这里遗留下的古桥、旧巷、书院、码头老吧?但这一切,都老得那么硬朗,老得那么傲气,令远方的游子丝毫不敢小觑。老,得有风度,少,须得潇洒,这样都是人生不可多得的境界。

    可杏坛也很年轻,年轻得非常潇洒,年轻得容光焕发,不说那迢递的水波,绵延的绿树,那是一曲曲青春亮丽的歌词,也不说那一条条轻灵的小艇,穿梭似地出没在石桥、林荫下,充满了朝气与活力。只须凝眸在石级码头上浣纱的村姑,那乡间的纯朴、天生的丽质,能不让你眼前一亮,觉得自己也年轻了?是的,杏坛太年轻了,她既没有为工业社会的烟尘熏黑了容颜,更没有后现代的失律与紊乱,她那么自由淡定,那么从容不迫,以一种开阔的胸怀,年轻的心态,平静地面对周围的喧嚣,旁人的浮躁,始终保持住自己原初的衷肠,青春的面容,永不衰老,永不伤感,永远达观地面对着整个世界!

    ——我就是这么认识杏坛的。

    固然,我知道黄士俊、知道梁燿枢两位状元,黄士俊是如何策动反清,失败后退隐山林;而梁燿枢又如何被誉为“金玉君子”,一身傲骨。当然,我更知道苏仁山,知道麦孟华,还有尢列。苏仁山是位大画家,且颇有“狂名”;麦孟华,是戊戌变法的领袖康有为的大弟子;而尢列,更是辛亥革命中与一代伟人孙中山并称的“四大寇”。一部近古、近现代的历史,少不了杏坛人!而闻名遐尔的岭南近代四大家之一的黄节,以诗名世,是学术界的一代宗师,执教于北大、清华….

    只是这些,尚不是道尽杏坛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一个有着人文与自然的双重文化遗产的古镇,不曾在现代化的喧哗中失音,这却是今日的奇迹,今日的童话,它在自然哲理、生态美学上昭示于今人的,当比上面提到的更为珍贵,更具有永久的魅力,这当是我们感奋不已的,杏坛,今日当为你喝彩!

    “溪光不尽,山翠无穷,有几枝梅、几竿竹、几株松。”宋代词人汪莘《行香子》指画的,可是从容面对万古千秋的杏坛?

    杏坛,你回答吧。

    (谭元亨,华南理工大学文化研究所所长、教授、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广东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专家委员会委员)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