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玲珑博客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文明普世,健康大同!

 
 
 

日志

 
 

杏坛麦村:佛山梁园梁氏家族之故里  

2014-03-17 21:48:37|  分类: 麦氏族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杏坛麦村:佛山梁园梁氏家族之故里

珠江商报,2010-08-08,记者王艳美、陈炳辉,实习生潘颖姬,

 

 佛山梁园、顺德清晖园、番禺余荫山房、东莞可园被称为广东四大名园。众所皆知清晖园是出自顺德人之手,但没有多少人知道被称为“岭南第一园”的佛山梁园的主人也是顺德人。本期“行走顺德”来到杏坛麦村,探访梁园梁氏家族的故里。在这里,有让人精神振奋的名人故事,也有让人潸然泪下的战火故事……
        进士里:孕育梁园梁氏家族之摇篮
        荷花池旁、大榕树下,位于麦村深涌队的“麦村进士里”牌楼显得分外醒目。“这里曾经出了三个进士,其中一个是佛山梁园创始人之一梁九图的长子梁僧宝,另外两个分别是梁九图的叔父梁蔼如和梁九图的先祖梁翰。”领路人麦铭和一边讲述梁园梁氏家族与麦村的渊源,一边领路往进士里深处走去。
        清乾隆年间,梁九图的祖父梁国雄在麦村务农,后一家迁往佛山。当时的佛山,是中国四大镇之一,经贸发达,工商兴旺,不少顺德人纷纷到此寻找发展机会。到梁九图的父亲梁玉成时,梁家已成为佛山巨富,梁氏家族悉心教导其子孙使其各有成就。梁九图及其叔父梁蔼如和梁九章、梁九华历时四十余载陆续建成梁园。
        梁九图是一百多年来誉满岭南的大名士,他慈悲为怀,乐扶后辈。均安李文田少年家贫,无以继学,南海西桥人戴鸿慈文辞出众,警敏过人,他都力邀他们入住梁园,悉心辅导。后来这两位少年才俊都金榜题名,李文田还中探花。而戴鸿慈后来更官至尚书、军机大臣和协办大学士,其女戴佩琼后来嫁入北滘碧江职方第,即金楼主人。
         在进士里牌坊旁,树着几支旗杆夹,这是进士们功名及第的证明。“梁氏家族更早居住的地方叫梁村”。穿越迂回曲折的小巷,麦铭和带着我们走进位于麦北的梁村,这里同样是青石板路铺成的小巷子,据说梁氏家族最早居住的地方在这条巷子,后来才迁往进士里居住的。
        与梁氏家族有关的建筑还有位于西安大街的梁氏祖祠,此处是梁氏大家族的祠堂,于1796年重修,创建时间不详。而位于东北大街的资政大夫梁公祠,建于1859年,这是梁九图为纪念其叔父梁蔼如所建的一座祠堂。
        听着麦铭和讲述梁氏家族与梁园的故事,走在青石板路上,穿过大街过小巷,感受梁氏家族曾经的气息。麦铭和说,目前梁氏家族的后人大多旅居海外,但他们还惦记着麦村的故里,曾经回乡寻根问祖。
        秘书家庙:书写麦氏家族之百年丰绩
        在麦村的大街方处,有一座气势雄伟的大宗祠,名曰“秘书家庙”。这座宗祠始建于明代,清乾隆十四年(1759年)易地重建于此,这是麦氏后人为纪念其迁居麦村的始祖麦远明所建的。麦明远是元朝延佑乙卯(1315年)科进士,秘书阁学士,原籍南雄。晚年携子迁居麦村大街方定居,死后葬于深圳宝安周家村社前山。
        这是一间三进的宗祠,祠堂内梯级处有扶手,且较为特别,据说这是有功名的祠堂才能设置如此扶手。在这家宗祠里,发生了很多历史事件,其中一件是特别让人震撼。
        “155年前,在秘书家庙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领路人谭回华说:“这是史实,麦姓兄弟,为了保存家族血脉,弟弟代替哥哥行刑。”
         清中后期,各地反清运动此起彼伏,反清义士打着天地会的旗号,开展秘密活动,积极组织武装起义。在杏坛,也出现了一支农民起义军。清咸丰四年(1854年)这支起义军迅速行动,经过三天的激战,拘捕了知县马映阶,没收了贪官污吏、奸商劣绅的浮财,很快控制了县内大部分地区。但到了第二年开春后,这支起义军节节失利,最终被清军攻散。
         这是史上的“甲寅之乱”,此后清政府为巩固统治地位,大举追捕起义人士。在龙眼、逢简、古朗、麦村、高赞等地全面清查。在麦村,有一批天地会成员,被清军捆绑到秘书家庙,经草草审讯后,逐个行刑斩首,然后弃尸在祠堂前示众。当中两兄弟,长兄为天地会成员,已有妻,弟弟尚未成婚。为继传家族血脉,弟弟挺身而出,代兄行刑。谭回华说:“这位代刑的男儿,就是本人家母麦氏的二叔公。”
         炮楼:诉说烽火年代之沧桑岁月
        “目前,麦村有三个炮楼,是以前遗留下来的。”麦铭和领着我们寻找炮楼的足迹。
        在麦村深涌进士一巷,一个用青砖砌成的炮楼高高耸立在民居之中,这是西胜炮楼,又名镇西楼。“这是1949年期间建的,当时我是20多岁的青年,也参与了建设。”住在炮楼旁的老伯回忆炮楼的历史。进入炮楼的门口距地面约两米高,当时进入炮楼必须要爬梯,进入炮楼继续上楼也必须经过爬梯才能到达,每层楼的地面留有能容纳一个人过的空位,上炮楼的人就把梯靠在这个空位上,慢慢爬上去。在炮楼的另一边,每个楼层都有一个方形窗,长宽不到一米宽。“这是应急用的,敌人一旦堵塞了下面的门,里面的人也可以从这些窗悬绳子下来。另外,这些窗也可以通过绳子输送食物和水。”这位参与建设的老伯说,这一带本来是比较空旷的地段,炮楼建在这里是防止敌人从七滘、南华方向攻入。
         在麦村的北胜街,有另外一座炮楼,名叫北胜炮楼,建造年份和结构基本与西胜炮楼相似。“最有特色的要数青云炮楼。”麦铭和说,该炮楼位于青云西便巷,炮楼下层是闸门“萃英里”,闸门上面有三层炮楼。根据闸门石碑记载,此闸门是1931年重建的,该炮楼的历史要比此前两个炮楼久远。
        从炮楼外面望去,其外墙有多处是用沙石修补的,其他是青砖砌成。“这是炮火的印记。”麦铭和说:“这里发生过枪战,我们看到的沙石就是枪战打破的地方,后来再进行修补。”
         三个炮楼矗立在民居深处,在村民纯朴的生活中透着丝丝沧桑的气息,它们记载了麦村人曾经的抗战岁月,写满了历史。
      【当年今日】日军洗劫,  百余村民惨死
       在麦村麦南大道,一间刻有“甘雨麦公祠”的宗祠静静地立在路旁,多幅壁画依然鲜艳,1941年8月8日上午8时,也就是69年前的今日,它见证了侵华日军的罪行,老少妇孺被抓进此处,日军通过燃烧硫磺和断绝粮水,致使119人惨死。
       当日,日军约有百余人窜犯麦村,当时麦村的大队长麦德如率队与日军激战,当场击毙数名日军。约3小时,最终因为众寡悬殊不敌而退出村外。日军随即入村大肆焚烧抢掠。接着,日军将老少妇孺全部拘禁在秘书家庙和甘雨祖祠,整整三昼夜,绝其饮食,施以酷刑,惨无人道。
       此番洗劫,共计有轰毙、溺死、饿死、晕死、毒死、重伤致死的男女等119人,受伤48人,烧毁房屋、渡亭共11家,共损失124万元(伪币),触目惊心。
      【闲谈】   麦村米出名
       以前麦村有一个商业繁华的地带叫麦村圩,建于清雍正、乾隆年间。地近河涌、水陆交通方便。早起较多的是舂米铺,至抗战前有商铺200间,大多为米业,此处一度以米出名。
       据说有一年,洪水冲垮万里桥堤围,乡民急用包装米堵塞缺口,抢救了堤围,可见当时米铺之多。
       抗战中,顺德沦陷,麦村圩衰落。解放后,经过改造和重建,麦村圩已发展为杏坛镇较大的圩市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